易企专访杰毅生物王珺 | “样本进、结果出”提供临床级别的NGS自动化方案

2020-10-27


分子诊断在临床应用范围越来越广泛,头部基金也争相进入,赛道火热加上资本助推,一批深耕分子诊断领域的排头企业迅速崛起。在感染疾病分子诊断领域,杰毅生物作为技术创新领跑者已成功研发出全球第一台全流程自动化病原体建库仪NGSmaster™和全自动样本进结果出的多联检设备SMAP™Targets。



易企说有幸采访到杰毅生物创始人&CEO王珺博士,他分享了自己的创业故事、杰毅生物的定位和发展历程,以及分子诊断未来的发展方向。


首先非常感谢王博接受易企说的采访,据了解您是在2017年开始自主创业,开发出一套基于基因编辑和NGS的全套病原体自动化分子诊断方案,能否和大家分享下您创业的故事?


王珺博士:我曾是贝瑞基因创始团队成员,负责技术研发、医疗器械产品注册、生产和管理。2017年贝瑞基因成功上市后,我选择了离职创业。


主要原因是我看到了分子诊断在临床的应用越来越广,但是分子诊断基本是手工方法来操作,特别是我非常熟悉的NGS领域,由于步骤繁多,NGS样本前处理工作量巨大,最后这样的检测技术虽然受到临床的欢迎,但是很难在临床落地。


因此我们决定在分子诊断自动化解决方案上进行投入和开发。几年前,我们选择了感染精准诊断这个赛道,因为病原体诊断具有极高的时效性要求,这样就对如何快速实现病原体检测的很高的要求,希望用最少的人工、最小的场地实现准确的检测。


感染性疾病是当前社会的主要医疗难题,特别是这次新冠疫情,我们能看到各级医院都在大力加强分子检测能力搭建。我们杰毅生物从创立之初就决定了走自主创新之路, 组建了试剂研发、硬件研发、生物信息研发、IT等多学科交叉的强大研发团队,开发了基于自主创新的CRISPR定向检测技术,并基于这个技术开发了全自动样本进结果出的多联检设备SMAP™Targets,这套设备用于快速定向检测样本中的病原体。


近几年非常热门的病原宏基因组是一种NGS技术,杰毅生物也首创开发了全球第一台全流程自动化病原体建库仪NGSmaster™,在2个小时内实现样本进测序文库出,把以往需要8~10个小时,并需要多个房间的复杂操作集成在一台机器一个卡盒内完成。 


不管是SMAP™Targets还是NGSmaster™,产业界都没有成熟的经验可以借鉴,杰毅生物的研发团队也是克服了重重困难,渡过了工程机、联调、生物学验证等多个环节,并最终成功推向市场。


此次疫情,3月初武汉金银潭医院有300多位危急重感染的新冠患者,杰毅团队及时响应新冠重症患者救治需要,工程师们主动请缨带着我们自主研发的NGSmaster™一站式全自动建库仪和配套的测序设备前往武汉金银潭医院,在短短两周内成功搭建了mNGS本地化宏基因组测序中心,通过快捷、准确的mNGS本地化检测帮助临床快速鉴别明确新冠肺炎重症、危重症患者合并感染病原体。在随后的50多天里,帮助300多名新冠肺炎危重症患者得到了及时有效的救治。


这让我们看到了技术创新给社会带来的价值,也坚定了我们的发展方向。




您如何看待当前体外诊断的发展态势?体外分子诊断行业的痛点是什么?未来的发展方向是什么?


王珺博士:近几年体外诊断试剂一直是快速发展的行业,我们也看到越来越多的公司成功走向了资本市场,特别是这次新冠疫情,使得很多公司实现了跳跃式发展。这本身也是历史机遇,同时也是这些公司在过去几年的积累沉淀的成果。


分子诊断行业的痛点是操作困难,医院开展需要有完善的核酸扩增实验室,还需要特殊培训资质的人员操作才行,大大限制了分子诊断在各级医院的顺利开展。 


国内外产业界都在力争把分子诊断做得尽可能简单,样本进结果出,不需要特殊的场地和人员 。这个方向就需要有完善的工业开发能力,以及产业链管理、质量体系能力。把复杂的工作集成化,最大的难度在稳定性和灵敏度。


目前全球范围内做得比较好的是赛沛和梅里埃,他们在分子全自动多联检上受到了全球广泛的好评。国内也有很多公司正在奋起直追,力争推出类似的产品。


NGS在过去的十年更是分子诊断非常重要的全新发展方向,我个人全程参与了NGS第一个产业化试剂盒NIPT的开发、推广、报证。也得益于这个过程,我从一个技术研发人员开始转型成为质量体系管理人员,学习了如何开发NGS医疗器械产品。


NGS产品的报证有很多自身的难度,NGS在最终的产品落地上,目前大部分都是手工操作。目前还没有看到真正临床级别的NGS自动化方案,杰毅生物推出的NGSmaster™会是第一个尝试。





杰毅生物在建设新一代分子诊断实验室过程中遇到过哪些困难?又是如何克服的?




王珺博士:杰毅生物目标是通过自动化技术研发推动CRISPR和NGS两种技术进行全面自动化,让不管是定向靶标和不定向的检测都可以快速、无人值守完成。


要实现这个目标,在研发过程中最大的困难是没有成熟的经验可以借鉴,研发团队需要做大量的工程机研发、验证、选型工作,为了在性能和更完美的实现形式上经常要进行平衡,最终为了产品的稳定实现必然在某些方面要做一些妥协。


几年研发下来,我们当时的很多想法都能很好地实现,并且很多比我们早期预想的还要好,结果还要稳定,非常欣慰,也要感谢团队数年的艰苦付出。




新一代分子诊断技术应用领域逐步拓展,目前,以华大基因等头部企业为代表的高通量测序技术也是也遍地开花,您觉得杰毅生物压倒式的竞争优势是什么?




王珺博士:华大基因是行业非常有名的公司,但杰毅生物和华大的定位不同。杰毅生物从创立之初就一直在围绕客户的痛点,让分子检测做得更简单、更智能、更标准化努力。杰毅生物研发的NGSmaster™全自动建库仪,也是在业界首次实现了各种不同的样本,从临床样本到测序文库全流程的全自动建库仪,每一台仪器有一个独立封闭的通道,每一个通道之间可以完全独立的操作不同的检测项目,非常符合病原体测序(mNGS)样本类型多,操作复杂的特点。


杰毅生物为了开发定向检测技术,也深耕基因编辑检测技术数年,开发了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基因编辑检测方法,并一直在努力实现样本进结果出的全自动设备开发,目前国内还没有获批的分子全自动多联检产品。


因此杰毅生物的优势和专注点具有自身的定位,立志于解决客户的痛点,让分子诊断更简单,让更多的病人得到及时的精准诊疗。




据悉杰毅生物于今年三月份完成近亿元的Pre-A轮融资,目前是否有进一步的融资计划?接下来的发展战略方向主要集中在哪些方面?


王珺博士:杰毅生物由我和钟杰联合创立,钟杰曾是浙江大健康产业基金总经理,我来自于贝瑞基因,我们分工是市场拓展和技术研发。自成立以来也非常荣幸受到了产业界的一些关注,也顺利与今年三月拿到第一笔融资,非常感谢大家对我们的认可。 


目前我们也正在计划开展B轮融资,接下来的战略方向集中在新产品研发、注册证申报和市场拓展上。未来还有很多艰巨的工作,但是我们坚信通过我们的努力,最终一定能实现让分子检测更简单、更智能、更标准化的目标,最终让病人收益,为社会创造价值。


   王珺   杰毅生物创始人&CEO

王珺博士是国内最早从事NGS技术研发、应用、产业化的实践者。于2010年参与创立贝瑞和康,历任研发总监、BD等岗位,从2014年开始负责杭州贝瑞,管理医疗器械产品研发、生产、报证。成功申报NIPT、illumina CN500测序仪等项目。2017年离职创业,开发了基于基因编辑和NGS的全套病原体自动化分子诊断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