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廖晓伶博士|全新靶点世界首创,Immune-Onc将引领创新,进入中国

2020-12-01



创新药物研发投资大、风险高,药物新靶点的发现在创新药物研发中至关重要,也最为核心。国内大部分创新药的研发大都针对已经过国外验证的靶点,而国际药物研发的一个前沿则是对全新靶点的研究和开发。新靶点一旦被发现便使得一系列新药的研发成为可能,为亟待满足的医疗需求提供解决方案。然而,针对新靶点的药物研发风险可能会更高,过程中遇到的问题也可能会更多,只有少部分真正有创新实力的企业才敢涉足。


前不久,由美国旧金山湾区的癌症免疫疗法公司Immune-Onc Therapeutics(下文简称“Immune-Onc”)研发的,正处在临床I期的全球首创新药IO-202获得了美国FDA授予的孤儿药资格。


据了解,IO-202是一款靶向免疫抑制性受体LILRB4的单克隆抗体,通过阻断LILRB4信号通路解除癌细胞或肿瘤微环境中的髓系细胞对免疫系统的抑制,激活T细胞的杀伤性,在血液瘤和实体瘤中同时具有治疗潜力。LILRB4作为髓细胞免疫检查点(myeloid checkpoint)是一个全新的靶点,而IO-202作为世界上第一款进入临床的靶向LILRB4的抑制剂是真正的first-inclass。IO-202的首个适应症是医疗需求极大的急性髓系白血病(AML),Immune-Onc还在积极拓展其在实体瘤和其它血液瘤方面的适应症。


获得FDA孤儿药资格不仅能使IO-202享有研发资助、特殊费用减免、在美国上市后的七年市场独占权等一系列的优惠政策,而且能助力其后续的临床开发和未来的商业化,加速其在全球市场上的布局。


记者有幸约访到Immune-Onc联合创始人、总裁兼CEO廖晓伶博士,围绕“LILRB家族靶点的潜力、公司管线布局、核心团队”等话题进行了采访。


01

全新靶点的药物研发

离不开优秀的团队和科学基础

Immune-Onc成立四年来,通过与全球顶尖学术机构围绕多个靶点的长期合作,依靠团队丰富的药物研发经验,针对医疗需求亟待满足的适应症,已打造出多条首创新药产品管线。


随着靶点论证、抗体筛选优化,临床申报研究以及临床工作的不断推进,公司的产品管线也逐步对外公开,目前靶向LILRB4的IO-202已在临床I期,而靶向LILRB2的IO-108预计明年初进入临床。


廖博士谈及团队时,脸上露出自信的微笑,“15个全职员工,每个人都能担挡多面,非常精干!我们团队的成员在转化科学、临床医学、后期报批等一系列药物研发专业领域都非常有经验。”Immune-Onc的管理团队成员曾领导或贡献了50多个IND申请以及7款药物的获批上市,其中有3款成为了年销售额超过十亿美元的重磅药物(blockbuster)。


其中,首席医学官Paul Woodard博士曾在Genentech担任Tecentriq®(atezolizumab)在血液瘤方面的全球开发团队负责人,也是Tecentriq®组合疗法在实体瘤(包括三阴性乳腺癌)全球开发方面的重要团队成员;首席科学官宋安博士曾在Genentech工作了16年,代表生物分析部门负责或参与了40多项IND/CTA或BLA/MAA的审批申请,包括Rituxan®,Avastin®,Herceptin®,Lucentis®,Kadcyla®,Tecentriq®,和Ocrevus®等;李冀博士有多年战略咨询和市场营销的背景,在商务拓展和运营上非常有经验。


此外,Immune-Onc还有强有力的专家团队支持,其中包括科学创始人张成城教授、董事会成员骆利群教授、余国良博士、姚正彬博士等。


微信图片_20201202121856.jpg

微信图片_20201202121901.jpg廖博士在BiG年会发表演讲

(图片来源:BiG年会)

“做新药异常困难,不仅要有平静心态,还需要有丰富的经验。我们在Genentech做药的经历给了我们经验和底气,这也是为什么我们有勇气开发新靶点的原因。”廖博士在BiG(Biologics Innovation Group 生物创新社)年会演讲时谈及:“Immune-Onc公司的长处是基于科学、立足科学,同时运用长期积累的经验,再加上团队的执行力,建造国际领先的产品管线;这几点让我们在竞争激烈的肿瘤免疫新药研发中站得高,走得远。”  


02

为什么要专注开发

靶向LILRB家族受体的创新药?

PD-1/PD-L1和CTLA-4抑制剂的开发非常成功,仅PD-1/PD-L1抑制剂系列的产品在全世界的销售额就高达270亿美元。但是,仍有70-80%的实体瘤患者无法对T细胞检查点抑制剂产生持久应答,众多血液瘤患者还未能从现有的癌症免疫疗法中受益。


近来,学术界和工业界日益关注如何通过调节免疫抑制性的肿瘤微环境来提高癌症免疫疗法的响应度和持久性。髓系细胞在肿瘤微环境中的含量丰富,通常会介导肿瘤免疫逃逸,促进肿瘤生长和转移,业界因此对髓系细胞免疫检查点重要性的认知不断增强。


LILRB家族的免疫抑制性受体便是最近被证实的一系列全新髓系细胞免疫检查点。Immune-Onc则是全球最先针对LILRB家族受体开发创新药的生物制药公司之一。


Immune-Onc针对LILRB家族受体的研发优势体现在以下三个方面:1、公司科学创始人张成城教授及其团队对LILRB免疫抑制性受体家族的研究已逾10年,是该领域的领军人物,有着独一无二的深刻洞见;2、公司同学术合作伙伴已建立一系列专有的模型、实验方法和工具来进行靶点认证和药物开发;3、公司对LILRB全家族的深耕已产生了平台化的协同效应,为加速产品管线进程和拓展适应症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如前所述,Immune-Onc的领先在研产品IO-202作为靶向LILRB4的首创新药,在血液瘤和实体瘤中同时具有治疗潜力。


研究表明,LILRB4在血液瘤中就像是癌细胞表面的伪装,能够抑制免疫T细胞的功能,阻止它们对癌细胞发起攻击(对T细胞是个“不要杀我”的信号);不仅如此,LILRB4还能协助癌细胞在组织中隐藏起来,避开免疫细胞或者化疗药物的杀伤(对癌细胞是个“别发现我”的信号)。


通过靶向LILRB4,IO-202能够抑制其功能,从而激活T细胞,促使T细胞对血液癌细胞进行杀伤(“向我开炮!”)。AML是IO-202的首个适应症,Immune-Onc正积极拓展其在实体瘤和其它血液瘤方面的适应症。

IO-202( Anti-LILRB4 )开发策略:产品即管线(来源:Immune-Onc公司官网).pngIO-202( Anti-LILRB4 )开发策略:产品即管线

(来源:Immune-Onc公司官网)

IO-202+(Anti-LILRB4)+MOAs+in+Hematologic+Malignancies.png来源:Immune-Onc公司官网

在实体瘤中,IO-202可以和PD-1/PD-L1抑制剂、其它免疫疗法、或可引起免疫反应的化疗药物联用,提高免疫治疗效果,增强免疫应答和持久性。


IO-108是Immune-Onc的另一款领先在研产品。这是一款靶向髓细胞免疫检查点LILRB2的抑制剂,目前正处在临床申报研究阶段,Immune-Onc计划明年第二季度向FDA递交IND申请。IO-108在巨噬细胞浸润的实体瘤中的潜力广泛,可以与PD-1/PD-L1抑制剂或其它免疫疗法联用。临床前研究表明,IO-108可以阻断LILRB2与肿瘤微环境中的相关配体HLA-G、ANGPTLs和SEMA4A的相互作用,增强免疫细胞的促炎症激活,诱导单核细胞分化成激活状态的树突状细胞。此外,IO-108可以对肿瘤微环境中的免疫抑制性的髓系细胞重新编程,使其表现出促炎表型,从而募集并激活T细胞。

Immune-Onc研发管线布局(图片来源Immune-Onc官网).pngImmune-Onc研发管线布局

(来源:Immune-Onc公司官网)

IO-106是靶向免疫抑制性受体LAIR1的单克隆抗体。LAIR1与其配体胶原蛋白在肿瘤微环境中相互作用会抑制T细胞活性,导致T细胞衰竭,并能致使树突状细胞失活。临床前研究表明,IO-106可以阻断胶原蛋白与LAIR1结合,逆转其介导的免疫抑制作用,并动员多种淋巴细胞和髓系细胞的抗肿瘤免疫力。Immune-Onc认为IO-106在胶原蛋白富集的实体瘤中具有广泛的治疗潜力。


在谈及Immune-Onc公司的优势时,廖博士说:“扎实的科学基础使我们敢于挑战开发靶向全新靶点的世界首创新药,多条产品管线布局也是国际领先。此外我们团队经验丰富、执行力强且敏捷迅速。我对公司推动多项临床试验,拓展实体瘤适应症,加速为患者开发更多的创新疗法充满信心。”


03

将全球首创新药的研发带到中国来

处在临床阶段的Immune-Onc的总部在美国硅谷中心,经过四年的稳扎稳打,通过深耕LILRB家族多个全新的髓系细胞免疫检查点,已布局多条全球首创的产品管线,并且得到了美国最大的血液癌基金会——白血病和淋巴瘤学会——和美国国家癌症研究所的认可和支持。目前公司的发展已经提速,着手准备推动多项临床试验,拓展实体瘤适应症,并在全球范围内加速开发下一代癌症免疫疗法。


廖博士表示:“我们正在进行下一轮融资,并在国内成立公司,广纳贤才;也会积极推进与中国领军制药公司的合作。我们希望尽快推动first-in-class的产品管线在中国的临床试验,为中国的癌症病患提供更多更好的治疗选择。


——  完 ——

声明:本文由易企说17Talk原创,转载请联系我们授权,未经授权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