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企说专访:冠科美博余国良解密抗肿瘤的“三大策略”!

2020-11-06

据悉,致力于发现和开发肿瘤靶向和免疫新药及其组合疗法的创新生物制药公司冠科美博(Apollomics)今日宣布完成1.242亿美元C轮融资。本轮融资由平安资本领投,包括已有投资者的追投和新投资者的加入。此外,平安资本的刘东博士从今日起也将加入冠科美博董事会。据悉,本轮融资将用于推进冠科美博产品管线研发,重点支持APL-101和APL-106的临床进展。

image.png

Apollomics研发管线(来源Apollomics官网)
 近日,易企说特邀冠科美博联合创始人、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余国良博士进行了专访,围绕本轮融资和冠科美博在抗肿瘤领域的策略布局展开。余国良博士生动地将人类与肿瘤的搏斗比喻为一场游击战争,尽管市面上已有百余种肿瘤药,但距离解决肿瘤问题还相差甚远。

那么,如何才能打赢抗肿瘤这场硬仗?是继续开发一个个大分子和小分子药物吗?还是购置军火、招兵买马联合大部队?且听余国良博士详细分解“抗肿瘤三大策略”!
image.png

策略1:增加火力
通过调整体内粒细胞和吞噬细胞来促进T细胞的能力,从而更有效地打击肿瘤。



“我们不能欣喜于战术上消灭掉的那几个敌人,要从战略上解决问题。从根本上找到抗肿瘤的问题所在。”大家都知道免疫系统除了攻击来犯的“敌人”,更重要的作用是来维护和修复受伤细胞的,而这对T细胞和NK细胞打击肿瘤是起到阻碍作用的。余国良博士提出“通过抑制粒细胞和巨噬细胞,让T细胞更有效地攻击肿瘤细胞”。冠科美博在研产品APL-501和APL-502就是分别针对抑制粒细胞和巨噬细胞的药物,目前均已进入临床阶段。

策略2:联合大部队共同杀敌
c-MET抑制剂与其他药物联用



靶向治疗是过去几年备受关注和推崇的,虽然有效,但很快会产生抗药性。除了自身突变外另外一个原因便是激活了其他的激酶通道,这其中比较广谱的是c-MET通道。余国良博士表示,约20%的抗药机理是由于激活了c-MET通道引起的,我们可以将其他的激酶抑制剂和c-MET联用。然而当两个药联用的时候数百个临床试验都显示是失败的,成功率非常低。“并非两个药没有叠加作用,而是毒性导致病人不耐受,必须被迫降低剂量才能做联用。”

记者了解到APL-101是一种新型口服高选择性1b类c-MET抑制剂,目前正在全球15个国家和地区推进名为SPARTA的II期国际多中心临床试验。余国良博士告诉记者,“c-MET酪氨酸激酶受体的失调与多种恶性肿瘤的发生有关,特定突变的肿瘤对c-MET抑制剂具有高度的敏感性,SPARTA II期临床试验将评估在携带MET 14号外显子跳跃突变的非小细胞肺癌中的有效性,以及在具有MET扩增或融合的其他肿瘤中的活性。”
 
策略3:将敌人“赶”到战场上来
APL-106抑制细胞包括肿瘤细胞和其他细胞进行黏着



APL-106(Uproleselan注射液)能阻断E-选择素(骨髓细胞上的一种粘附分子)与血液癌细胞结合,从而阻断骨髓微环境中白血病细胞的耐药机制。治疗复发或难治性急性髓系白血病的临床研究,已获得美国FDA突破性疗法资格。前不久又获得了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NMPA)签发的《药物临床试验批准通知书》,同意开展针对中国成人复发或难治性急性髓系白血病的I期药代动力学(PK)与耐受性研究和III期桥接临床研究。
 
“该药物是冠科美博2020年1月从美国GlycoMimetics引进,全球独首创新药(first-in-class),与其他抗肿瘤药物联用,能够提高10%~20%的药效,大大提升了杀伤肿瘤细胞的效果。”此外,余国良博士还告诉记者,“目前临床III期的药是第一代产品,Apollomics已引进第二代产品,其活性比第一代产品高1000倍,预计明年会在中美进行申报。”

这三大抗肿瘤策略被余国良博士喜称为“抗肿瘤的正规军”,我们期待,未来这批“正规军”将会在抗肿瘤的战争中取得优异的成绩,捷报不断。

谈及本轮融资,余国良博士说,“我们感谢在此次融资中获得的广泛支持与关注,欢迎新的投资者成为我们的股东。通过资金的注入,我们将继续冠科美博的宏伟蓝图,推进目前产品管线的开发并在全球范围内扩展我们的项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