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中美冠科李其翔博士|建立全球最大的临床前肿瘤模型库:PDX 和 Organoid

2020-05-22


中美冠科生物是一家能够将精准医学变为现实的高新研发技术平台公司。中美冠科在肿瘤、炎症、心血管和代谢类疾病等领域加速药物研发、降低临床实验风险方面不断创新探索,建立了全球最大的PDX 模型库,并且正在建立全球最大的organoid库 ,共同促进新药研发。


image.png

就PDX、organoid平台在药物研发中的应用,易企说有机会采访到了中美冠科首席科学官李其翔(Henry Li)博士。

image.png


李博士领导中美冠科的全球科学研究和创新部门,致力于开发新的技术平台和产品。2011年至2016年,李博士领导并成功扩建了中美冠科的PDX肿瘤移植平台,使其成为世界上最大PDX 模型库。2016年至2018年,李博士领导生物标志物及诊断技术部门开发新的转化技术,用于肿瘤精准诊断、预测生物标志物、免疫肿瘤生物标志物的检测和定量,以及少数细胞识别和表征。李博士有超过20年的生物医药研发经验,特别是在肿瘤和病毒感染领域积累了丰富经验。曾在美国多家生物技术公司担任要职。




李博士您好,非常感谢您能抽出时间接受易企说的采访,您从2011年加入中美冠科至今,见证了中美冠科将精准医学变成现实。在这个过程中,中美冠科从技术层面做了哪些探索和突破?






首先,我觉得中美冠科最初在战略层面做出了非常正确的选择,当时定位聚焦生物医药领域的外包,主要集中在肿瘤治疗方面。当时中国国内化学合成外包已经非常成熟,选择进军临床前肿瘤研发服务平台为中美冠科打开了更为广阔的成长空间。

 

时机上来看,肿瘤临床前药效研究往往以细胞系为基础,这种方式已被普遍接受,当时中美冠科将病人的肿瘤异种移植到小鼠上构建人源化肿瘤模型(PDX platform),成为国内第一家开始做该模型的公司,目前已经拥有3000多个模型,并且建立了多个数据库。中美冠科的技术领先撬动更多商业合作,大批制药公司纷纷与中美冠科合作。中美冠科一直以来不断开发新的技术平台,比如organoid, 力争在肿瘤临床前研究领域处于领先地位。





从2011年到2016年您领导并成功扩建了中美冠科的PDX模型平台,使其成为世界上最大PDX 模型库,能否在此给大家介绍下PDX模型平台?该平台又是如何助力新药研发的?






以前基于细胞系的肿瘤模型存在很多缺陷,不能预测临床实验。肿瘤的特异性使得一种药不可能治疗所有肿瘤患者。PDX模型可以非常精准预测原来病人对药物的敏感性,大大提高了药物研发的成功率,节省药物研发的成本和时间。




 Organoid与普通的细胞体外实验有什么区别?可否简单介绍下它的应用前景?






刚刚谈到的基于细胞系的肿瘤模型和PDX模型都有缺点,不能同时测量很多病人,因为成本较高,几十到几百个尚且可行,但上千个着实困难。此外,细胞系与肿瘤的关联性相对较弱,测试结果不能很好的反应在病人身上。类器官,就相当于从病人体内拿出来的,反应病人本身的情况,有很好的可预测性,也可以测量多种化合物。

 

就像计算机的出现取代了打字机一样,技术的进步推动产业发展。目前基于细胞系的肿瘤药理模型已被大家普遍接受,已经标准化。Organoid与之相比有更多优势,更新迭代是大趋势,未来,Organoid也会变成一种标准





李博士您有超过20多年的生物医药研发经验,从整个研发过程来看,您觉得最难攻克的是哪个环节?极具挑战性的问题是什么?






就肿瘤药物的开发来看,困难重重!投入大量资金却并未上市的药比比皆是,实际上这些药谈不上好与不好。其药物研发不成功的很大一部分原因在于每个人的肿瘤都是不一样的。

 

这些药物对哪些病人有效?准确地找到病人是目前最大的问题。精准医药就是找到病人对症下药。如何才能找到病人,是我们现在努力的方向。无论是PDX模型、organoid、生物标记物还是全基因测序,都是为了找到有效的药物。这是目前极具挑战有待攻克的难题!这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未来肿瘤有望变成一种可控的疾病。




李博士您曾经在美国多家生物技术公司担任研发高管,您觉得国外和国内新药研发的不同体现在哪些方面?





刚回国时,感觉非常不一样,当时国内医药研发停留在仿制药阶段,基本没有创新。虽然国内的医药研发比国外晚很多年,但最近这些年发生了巨大变化。随着中国经济的迅猛发展,大量资金涌入医药领域,国外研发人员回流,再加上政府的支持,涌现了大批做创新药的企业。总体来讲,在新药研发方面,中国与欧美国家的距离正在不断缩小。




 据了解,中美冠科目前绝大部分业务来自国外,亚太的体量还比较小,但增长速度极快,在进军中国新药研发市场方面,中美冠科是如何布局热点,拓展市场的?





PDX项目推进时,中美冠科在中国的业务量是零,全是国外的项目。一方面是价格昂贵,另一方面国内基本上也没有创新项目需要使用PDX模型。2013年以后逐渐发生了变化,亚太业务量持续增长,其中四分之一的业务集中在亚太,其中主要是中国。近几年,中美冠科在中国的业务增长速度远超美国和欧洲。随着中国创新药企的不断崛起,中美冠科在推动国内业务发展方面,投入也在逐年增加。




其实除了工作外,我们对科学家的日常生活也充满好奇,探索科学的道路上充满困难和挑战,闲暇之余,您喜欢通过什么样的方式放松,平衡工作和生活?





我非常珍惜现在的机会和工作。朝着攻克肿瘤的方向努力,并且能看到中美冠科一步一步的发展,推动社会医疗进步,这对我来说是非常有意义的事情。当你很喜欢自己工作时,就不会感觉到压力,也不觉得是件很难的事情。挑战当然每天都有,但我乐在其中。科学上的各种问题,本身就是非常有趣。




中美冠科将于第五届易贸生物产业大会上参展,展位号:A08;即将于2020年5月在魅力苏州与大家见面交流。在此也请李博士代表中美冠科为大会的召开说几句寄语吧!




政策的推动、资本的注入开启中国新药研发新时代。EBC在其中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预祝第五届易贸生物产业大会取得圆满成功。作为一名科学家,我也非常乐于参与其中,并为之做出贡献,为中国生物医药的发展起到积极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