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夏瑜博士|港股新秀康方生物如何打造核心竞争优势

2020-04-24


4月24日消息,专注于抗体和蛋白药物开发的创新型生物制药公司康方生物(09926.HK)正式在香港联交所敲锣上市。市场消息透露,生物医药技术公司康方生物(9926)于17日中午截止公开发售,其初步已录得逾639倍超额认购;冻结资金超1665亿港元,有望成为2020年港股冻资王,且为港股18A生物医药上市公司中冻资金额最大的公司;以招股价上限定价,融资额逾3亿美金,为2020年港股集资第一名。


image.png

康方生物成立于2012年,由免疫学及抗体药物开发专家海归创业团队建立,致力于自主发现、开发及商业化首创及同类最佳疗法,专注于满足肿瘤、免疫及其他治疗领域在全球的未解决医疗需求。康方生物经历八年的发展,成功登陆港交所。港股新秀康方生物是如何打造核心竞争优势,赢得资本市场青睐的呢?易企说有幸邀请到康方生物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夏瑜博士,围绕康方生物产品管线布局、双抗赛道的思考、上市融资、团队建设等内容,进行精彩分享。


image.png



首先非常感谢夏瑜博士接受易企说的采访,能否谈一谈康方生物产品管线的布局策略?

夏瑜博士:2012年,欧美已快要进入或已经进入市场的创新药在中国还没有,中国市场对新药的潜在需求使得一批做新药的创新型企业开始萌芽。我们也希望把病人需要且具有商业价值的药物开发出来,就成立了康方生物。创始人团队都是过去几年陆陆续续从国外大药企回国的,形成了一个非常互补的团队。我们以制药体系和平台带动产品开发,从新药的药物发现平台,到后来药物的成药性平台、抗体药物的工艺开发和生产平台陆续建成,产品管线也随之逐步深化和丰富起来。


经过快速发展,2017年我们的产品管线步入临床开发阶段,各平台也逐渐完善。平台基础使得康方生物有机会在产品管线上顺应自身发展需求进行高效布局。抗体的治疗领域主要针对重大疾病,其中很大一部分是肿瘤,另一部分是慢性病及免疫性疾病。我们觉得这两个领域都是管线布局不可忽略的。


康方生物的CSO首席科学官李百勇博士在辉瑞做了多年的肿瘤免疫治疗,有丰富的经验,我们在肿瘤免疫治疗方面做了主要布局。另一方面,慢病领域在中国拥有庞大的病人群体,我们希望做适用于中国人的药。两方面的布局,让我们在行业对比上起到差异化,形成丰富和多样化的产品管线。截止目前,康方生物有9个在临床上的产品,5个是肿瘤领域,4个为非肿瘤领域,这也反映了我们当时在管线布局上的差异化策略。

image.png



您如何看国内双抗赛道的市场?在生产工艺方面,双特异性抗体结构类型药物可能出现表达量低、产品质量不稳定、蛋白质聚集等问题,制造工艺将面临不小的挑战,面对这些挑战康方生物如何应对?


夏瑜博士:双抗行业兴起,大都侧重在肿瘤治疗领域。在PD-1抗体展现出良好药效学的同时,仍有大量的病人群体未从中受益。随着联合用药的开展,大家看到PD-1和CTLA-4抗体联合到一起,显现出更好的疗效,但CTLA-4抗体的毒副作用也很突出。在这种指导思想下,我们想做出一款比PD-1抗体更好的药,需要借鉴前人的经验。我们想做出一个分子,既能减轻CTLA-4抗体的毒性,又能取得比PD-1抗体更好的治疗效果。这是我们进入双抗赛道的出发点。在2015年将CTLA-4单药卖给默沙东的时候,我们的双抗产品已经启动开发。


双抗产品是自然界中不存在的蛋白质,双抗开发每一步都极具挑战。不同的双抗开发平台会设计出不同结构的双抗产品,双抗蛋白在工艺开发时和在临床上进入人体后的稳定性如何都是挑战。科学家们在双抗开发之初从策略上就要思考哪种结构能更好地被生产出来,或在临床上有更好的疗效。这就需要一个具有丰富经验的团队去做,将各种问题提前考虑,比如靶点的毒性问题、蛋白质的稳定性、表达量及纯化问题等。如果前面设计错了,可能要破坏掉整个项目。康方生物AK104项目就是在前期做了大量成药性试验,才保证了后期工艺开发的成功,且在临床上也进一步验证了其稳定性。在双抗领域,未来成功与否,一方面是进入临床后的挑战,在人体内的稳定性;另一方面要看能否稳定地进行大规模生产。




康方生物在上市地选择方面都做了哪些考量?此次港股上市后康方生物在企业发展战略上会做哪些动作?募资将用于哪些方面?



夏瑜博士:Biotech公司从成立到初具规模,最后成功商业化运营,这个漫长的过程需要资本培育,企业发展到一定阶段需要登陆到公开市场获得资本更大的支持。康方生物已走过八个年头,有进入临床试验的产品,做到临床则需要大量资金支持,康方生物已经走到了这个阶段。在选择上市地方面,我觉得公司自身和时机的双重考量。在2018年准备上市时,康方生物只有两种选择,纳斯达克和港交所。香港的市场非常国际化,并且在2018年允许未盈利生物技术公司在港股上市,这对我们来讲是个机会。康方生物是总部在中国公司,相比纳斯达克,港交所占据了天时、地利、人和的优势。


募集资金主要用于以下几个方面:产品的研发(特别是临床开发)及商业化;扩展生产基地建设;招聘高素质人才和运营等方面。




在资本寒冬之际,康方生物2015年至今经过4轮融资,合计融资额超过14亿元人民币。您觉得康方生物一直以来备受资本青睐的核心竞争优势是什么?


夏瑜博士:经过多年的积累康方生物打造了涵盖现代生物药发现、研究和工艺研发的全方位系统和平台,同时积累了非常丰富的产品管线布局。抗体新药产品线,涵盖肿瘤、自身免疫性疾病、心血管疾病、炎症、代谢疾病及痛症等重大疾病领域。从2017年进入临床开发阶段,短短两年多,已经有9个产品进入临床。其中两款头部产品AK104和AK105已经进入关键临床研究阶段。这体现了康方生物新药研发的实力和效率,给投资人增加了信心。


此外,2015年,康方生物自主研发的肿瘤免疫治疗抗体药物AK107(MK-1308)授权全球制药巨头默沙东。这体现了康方生物受国际认可的研发实力。去年与中国生物制药公司旗下的正大天晴制药集团有限公司签订合营协议,共同开发及商业化AK105。我们在商业化方面也做了很好的布局。这也让投资人看到康方生物对未来发展的战略性思考。这都是我们的竞争优势。




据了解,您在欧美大型制药公司也有过丰富的经验,您觉得国内制药企业和国外制药企业的不同表现在哪里,是否仍存在很大的差距?

夏瑜博士:在国外制药企业的工作,让我学到了做药的方方面面,这对回国创立Biotech公司非常有帮助。国外制药企业,每个领域都有对应的专业人才,专业人才的储备非常完善。而在国内创业,我们有从海外归来的高层管理人员,技术和理念也都与国际对标,然而在团队建设方面比国外企业的难度大很多,国内企业需要在培养人才方面花费很多时间和精力。




优秀的企业离不开优秀的团队,能否分享下康方生物在人才引进和培养方面的经验?



夏瑜博士:团队建设是企业发展壮大的基石。康方生物在2012年于中山启动,经历快速发展,对人才的需求也日益凸显,并非所有人才都能在中山招聘到。随着临床试验推进,康方生物已在北京、上海、广州都设立了分公司,以适应公司发展。一方面,人才在哪里,我们就在哪里做事情,这也是解决人才问题的方法。另一方面,康方生物也从基层培养人才,在团队建设和人才培养的过程中形成公司文化,在这个过程中员工自身得到提高,对公司也更加认可。虽然培养人才需要花费时间和精力,但我认为这是非常重要的。




作为一名创业者,一路走来披荆斩棘,您觉得遇到过最困难的事情是什么?创业者应该具备哪些品格?


夏瑜博士:我觉得自己非常幸运,从创业一开始到现在,有团队和业内朋友的支持。无论发生任何困难,他们能在很多方面给予帮助。讲真的,到目前为止还没有遇见无法逾越的困难,这可能也和我执着的性格有关吧。


如何从科学家的思维转变为创业者,是创业过程中需要历练的。当成为创业者的时候,不仅要在科学上严谨,做出成果,还需要有情怀、有目标、有专注、有胆略。需要学会和人打交道,需要有成本和效率多方考虑。作为创业者需要有团队精神,合作精神,持有开放的心态,创业也让我对做人有了更多思考。



夏瑜康方生物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

夏瑜博士拥有20余年学术界和生物制药工业界的从业经历,是抗体药物发现,生产工艺开发及规模化生产专家。夏博士曾任职德国拜耳、美国PDL生物制药(现雅培制药),美国Celera Genomics等欧美制药公司,负责或参与了多个新药的临床前研究,抗体新药的生产工艺开发,工艺放大,技术转移和抗体的GMP生产, 以及FDA报批 。


夏博士2008年加入中美冠科生物技术有限公司担任高级副总裁并兼任太仓冠科生物分析检测有限公司董事及总经理, 全面参与了公司决策及运营、团队及技术平台建设及商务拓展。作为辉瑞-冠科亚洲癌症研究中心冠科负责人,成功领导了全球第一例最大跨国制药公司抗体新药研发在中国的整体外包合作项目。 


夏瑜博士于1988年在中山大学获得生物化学本科学位,是硕士保送生;1989年获英国政府奖学金赴英留学, 在英国纽卡斯尔大学(University of Newcastle)获得分子生物学和微生物博士学位并在英国格拉斯哥大学(University of Glasgow)和美国路易斯尔大学(University of Lousiville)医学院从事了生物化学,免疫学及癌症免疫疗法的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