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石斌博士 | 浅谈同源康管线布局战略及部分产品临床进展

2020-04-13



易企说有幸采访到浙江同源康医药股份有限公司首席战略官/副总裁石斌博士,围绕“同源康产品管线、项目进展、商业化布局”以及“新冠疫情对临床试验产生的影响”等话题展开。

image.png


非常感谢石斌总接受易企说的采访,自新冠疫情爆发以来,各行业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影响,据了解一些生物医药公司临床试验进度也因之放缓。同源康国家1类抗肿瘤靶向新药TY-9591目前临床I期研究进展如何,是否有受到疫情的影响?



TY-9591是同源康第一个获批临床1.1类化药新药,于2019年10月15日正式获得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NMPA)批准。新冠疫情的确影响了进度,本来春节前会有第一例患者入组,现在正在加快筛选受试者,近期即将入组。9591是3代EGFR-TKI,一线用于EGFR敏感型突变DEL19或L858R阳性的、以及1、2代EGFR-TKI耐药并产生T790M突变的非小细胞肺癌。有人会问,全球目前已经两个同类产品获批了,分别是阿斯利康2015年获批的奥希替尼(AZD9291)和2020年3月18日国内获批的豪森的阿美替尼,此外还有艾力斯、艾森、贝达等多家公司同类产品正处于NDA或临床研究中,为什么同源康还上?TY-9591 是具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的氘代AZD9291,在分子、细胞和动物各个水平展示了优良的靶点特异性以及突变选择性,与同类药相比具有更优的抗肿瘤效果。与已上市的业界公认最好的奥希替尼相比,由于氘代药物碳氘(C-D)健取代C-H健,TY-9591具有更强的稳定性,体内药代动力学也有明显差异,能显著减少有毒代谢物AZD5104的产生(降低60%),毒副作用相应减少,同时显著增加TY-9591体内暴露量(比AZD9291高73%),预计在临床上可提高临床疗效并具有更好的安全性。我们期待临床数据证明TY-9591 是真正意义上的Best-in-class (BIC)。必要时,我们会在三期临床研究中,开展与奥希替尼(AZD9291)的头对头临床研究。虽然疫情耽搁了项目的时间,但我们临床部会在临床研发副总裁陈修贵先生的领导下,在临床PI的支持下,把时间尽快抢回来。




同源康医药在研究管线布局方面会进行哪些因素的考量?能否简单介绍下目前各项目进展?



同源康管线目前共两个获得NMPA临床批件。除了TY-9591(3代EGFR),还有TY-302, 2019.12.12获批临床。302是哌柏西利、也叫爱搏新 (Palbociclib,Ibrance®)的氘代物。哌柏西利是辉瑞重磅抗肿瘤药物,用于治疗绝经后雌激素受体阳性、HER2阴性晚期乳腺癌患者,对比单用来曲唑,哌柏西利联合来曲唑,可显著延长患者无进展生存期(PFS)(20.2个月比10.2个月)。全球获批的CDK4/6抑制剂,目前共3个,来自于辉瑞,诺华和礼来。只有辉瑞的哌柏西利2018年8月6日在中国获批上市。目前国内CDK4/6跑在最前的是恒瑞的,在3期临床准备NDA申报,其他公司的都在1期。同源康管线上还有两个靶向新药接近PCC (靶点不方便说明);另一个靶向药物PCC-ready,顺便做个广告,是 NTRK(A/B/C)选择性抑制剂,临床前数据表明该化合物优于目前唯一临床在研的高选择性二代TRK抑制剂 LOXO-195, 这个项目我们正在考虑对外合作开发,中美双报,感兴趣的企业可以与我联系。除此之外,还有3-4个创新靶点研发,在临床前阶段,希望从耐药性以及肿瘤免疫治疗联合上,有所突破。值得一提的是,同源康创始人吴豫生博士,首席科学官李钧博士,研发副总裁郎丰睿博士都是曾在美国工作、有跨国药企一、二十年新药研发经验的佼佼者。这为同源康新药的自主研发,奠定了扎实基础。




新药研发风险大、周期长、运作成本高,短期内很难盈利,同源康是如何进行商业战略布局的?近期是否有融资计划?






同源康研究管线目前主要基于未满足的临床需求及药物可及性,同时布局确证靶点新药研发,兼固疾病全新机理和全新靶点的探索开发。公司以自主研发为主,积极拓展项目合作。我们的战略可以概括为:两个氘代新药保证成药、跑在第一梯队;2-4个PCC创新药1-2年内进入临床、 作为第二梯队;2-4个全球新、高风险新药临床前研发、走在第三梯队。


截至2020Q1,两个三代EGFR TKI 中国上市,来自于阿斯利康(AstraZeneca)和豪森。AZ的奥希替尼用于一代/二代 EGFR TKI 耐药后(T790M)的二线治疗,同时在中国业已获批一线。2019年全球销售额达31.89 亿美元,中国销售额近21.35亿元RMB. 豪森的阿美替尼2020.03.18NMPA批准二线治疗NSCLC,其中国临床数据显示药效ORR(68.9%)比奥希(80%)略差。奥希替尼在中国定价昂贵,医保价格为18万人民币/人/年,493元/人/天;豪森上市的阿美替尼,定价19600元/合 20片10天,相当于1960元/人/天。不同的3代药物,会有不同的疗效和副作用。比如奥希替尼的副作用,包括典型的EGFR相关的一级不良反应,如皮疹、腹泻、皮肤干燥及指甲感染,长期用药有QT增长危险等; 阿美替尼除了上述同样的EGFR相关的副作用外,还有报道有肌酸激酶CPK增加的副作用,以及临床实验中药物相关的死亡少数病例。这些方面,都是我们临床上关注重点。目前临床前数据表明TY-9591有希望在奥希替尼的基础上,能够成为更有效更安全的三代 EGFR TKI。EGFR突变病人最终会有约50%产生肿瘤脑转移,临床数据表明,更高的药物暴露量尤其脑暴露量将有助于提高对脑转移患者的疗效,但提高奥希替尼剂量受限于其主要代谢产物,AZD5104进一步增加所带来的毒副作用,因此高剂量奥希替尼(如160mg)尚未被批准。TY-9591的突出优势是在大幅屏蔽掉有毒代谢物AZD5104的同时,可大大提高母药暴露量,从而更有效的抑制脑转移肿瘤生长,解决未满足的临床需求,  这点是我们的氘代奥希独特之处,也是为什么TY-9591一定要上的主要原因之一。此外,TY-9591定价将为患者着想,希望成为3代EGFR TKIs中的Costco, 物美价廉,解决药物可及性,造福普通老百姓。


再看辉瑞的哌柏西利,2018全球销售$4.12 billion, 中国¥1 million;2019年全球销售是$4.96 billion,中国¥64 million,迅猛增长。到目前为止,辉瑞的哌柏西利一直在全球CDK4/6市场遥遥领先,约占90%。综合来看,同源康针对非小细胞肺癌和乳腺癌,两个患病率最高的癌种,参考世界上最好的两个药,一个是阿斯利康,一个是辉瑞,布局氘代新药,弯道超车,作为初创公司保底药物,不仅惠及患者,也是对投资人提供定心丸和保障,即临床上只会成功不会失败。


尽管EGFR和CDK4/6赛道比较拥挤,高效、低毒、药物适应症差异化、患者可及性,是同源康管线上,这两个氘代新药必胜的战略。再有,我们有独一无二的combo,别人是做不到,欢迎线下切磋讨论。同源康目前在进行B-轮融资,欢迎投资人和有意合作者约谈,希望摩擦出火花,共同开发出重磅新药。




靶向药物、免疫治疗,谁将会是未来肿瘤药物研发的主要方向?抗肿瘤药物研发方面,国内外的差距还有多大?



靶向药物、免疫治疗,谁是未来肿瘤药物的主导?我的回答是:齐头并进。这要根据各个癌症主导致癌机理(oncogenic driver),无论靶向还是免疫,精准治疗是未来,细胞和基因治疗,更是需要精准。目前国内在靶向药物、免疫治疗上,针对已成熟的靶点,竞争比国外有过之而无不及;针对半成熟靶点(有临床前机理MOA支持,有临床1期人的安全性数据)也是赛道十分拥挤;针对完全创新机制,即国外的biotech初创理念,尚有差距。这与创始人和投资人的“创新药世界观-风险承受度”相关,也与创始人、团队创业目的和基石,密切相关。在美国,一般是一个新发现驱使一个新的biotech创立,即创始人或团队中有特殊领域里深耕十几年、几十年的“教授”学者,其研究在某个节点上可以转化了,才成立startup目的是translate the research into product. 中国startup有几个是这样的?这是国内外的主要差距。




您在安进和默沙东都有过多年的研发工作经验,您觉得国外和国内药企在新药研发方面有哪些不同?



我在美国新泽西的先灵葆雅(Schering-Plough)和宾州的默沙东(Merck)一共工作了19年,然后在安进(Amgen)负责亚太地区BD 两年。21年跨国药企经历,与现在的中国初创公司比,有相似也有不同。相似之处:都做 target review,competition landscape, market prediction, communication/collaboration among different functional areas, … 不同之处:functional area在小公司宽泛笼统,比如现在的生物部职能上包括了以前的biology,in vitro pharmacology, in vivo pharmacology, PK/PD, ADME, biomarker, 甚至早期临床适应症可行性分析,等等。这些在大企业是不同部门负责的。好处是 big picture 全局观 得以学习掌控,不足之处是每个领域都不够深入。所以,扩增团队、人才引进迫在眉睫。一个好团队,可以事半功倍,是成功的基石:积极向上,互相鼓励,发掘潜力,互补互助,透明交流,饥渴学习,扬长避短。目前同源康有药化、生物、临床、运营 近30人的团队。


FOCUS, FOCUS, FOCUS.

Talent, Talent, Talent.

Execution, Execution, Execution. 


在当今的globalization大环境下,任何单打独斗都不可能成功,无论大学教授,临床PI,CRO,CMO,以及我们的竞争者,都是合作伙伴和前行推动力。其实在我头脑里,不存在竞争者,只有志同道合的 drug hunters.


同源康在招聘,临床(上海)、生物和药化(浙江湖州),热烈欢迎自荐和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