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CAR-T合作正当时?——专访南京传奇&药明巨诺

2018-03-29

国内CAR-T迎来爆发,在2017年底CDE接受首个国内CAR-T产品,南京传奇LCAR-B38M项目的临床试验申请后,2017年 12月22日,国家药审中心(CDE)发布了《细胞制品研究与评价技术指导原则(试行)》,要求细胞制品未来将按药品评审原则进行处理,随后两个月CAR-T申报临床如雨后春笋,靶点也较为集中,大部分都是CD19-CART,南京传奇也成为首个申报的细胞疗法公司。 2018年,又有多个国产CAR-T项目临床申请被CDE接受,相关投资并购交易呈现井喷状态。


微信图片_20180824134127.jpg


细胞免疫临床申请火热,投资人的脚步也紧跟其上。2017年12月强生3.5亿美元牵手南京传奇LCAR-B38M CAR-T后,金斯瑞股票大涨,同时让人们看到了中国制造的弯道超车的机会。2018年3月8日,药明巨诺宣布完成9000万美元A轮融资,本轮投资由国际知名投资机构淡马锡、红杉资本中国基金和元明资本领投,其他投资者包括元禾原点、翼朴资本、中航资本,及原有股东药明康德集团、美国巨诺(Juno)公司等跟投。


在此时机,易企说在2018EBC会议现场采访南京传奇首席科学官范晓虎药明巨诺商业拓展副总裁孙文骏先生


专访南京传奇首席科学官范晓虎先生


Q1、对于南京传奇在去年年底和强生进行合作,合作的初衷是?


范晓虎很显然我们是一家成立时间不长专注于创新型研发的小企业,我创立的整个研发团队到目前也就只有一百多人,而且90%都是研发人员,所以我们基本不具备完整产业链向下转化的经验和产业能力,即便我们能通过利用CRO服务将它推向能够支持临床试验甚或是新药申报,我们整个的生产规模和团队是满足不了商业化运作化的要求的。所以需要极大的资金和商业化的经验,因此在行业里我们这样的公司必须要和国际上的大型药企达成合作,一直以来有很多小药企如果开发出好的产品大都会被大药企打包把产品或者企业整个买走,小企业获得资金继续做研发。但是我们传奇生物的雄心更大一些,因为这是一个方兴未艾的行业,我们希望不只是把一个好产品卖给国外的公司就不管了,而是希望能够和他平等合作、共同开发,作为合作伙伴对将来的市场权益进行一半对一半的分享,共同投资并且所有的费用和收益都是平摊的,当然杨森会支付我们相当金额的知识产权的授权费用。因为杨森是一家在医药领域非常强劲的百年企业,有非常大的商业转化力量,我们利用他们的商业转化资源,在国际上50%/50%,但在中国70%/30%,所有的开发都是以南京传奇为主导,包括市场,管理,包括将来的商业销售等。

 

我们已和杨森共同建设生产基地。我们全球层面的合作是一个多层面多方位的合作,不管是工艺还是生产规模生产工艺都是一起商量来建设的。在美国共同建设生产基地,共同一起做申报,通过这个产品的合作,我们也将学习到大量国际化药企的管理经验,这样我们自己以后其他的产品也可能不用依赖于大药厂,可以独立地推向市场。


Q2、您觉得CAR-T细胞疗法的商业化最大的难点在哪里?


范晓虎现在开来初期的产业化的路会很艰难,即使是美国也在摸着石头过河。毋庸置疑,临床医学角度,它的疗效是非常明确地,安全性也是可控的。但CAR-T疗法是个体化的产品,生产制备流程很复杂。按药物生产的GMP法规来说,所有生产的控制管理这些是很高成本的,需要保证产品的安全性和稳定性。诺华和凯特目前获批的CAR-T售价三十四万美元,但依然因为推广比较慢没有实现盈利。因而,我认为CAR-T细胞疗法最大的难点和矛盾是成本问题,一方面不能对药物质量和药品监管法规妥协,另一方面也要让病人用得起。



aaa.png

范晓虎先生在EBC会议现场发言


Q3、未来在已经申报IND的LCAR-B38M CAR-T新药申请目前的临床进展情况,能否分享?


范晓虎:我们有幸成为在中国成为第一家得到受理,并在初审后得到优先审评的car-t产品,我们也感受到药监局对行业的关注度,也一直和药审中心保持专业的正面沟通,但是目前的进展因为还是属于企业保密的信息,目前不能披露。我们也是希望能够很快的得到明确的评审意见,能够向着将来能够走上商业化的方向去努力。


Q4、相比美国,国内在细胞治疗政策的差异?


范晓虎:美国的市场是非常成熟,确实是最初的CAR-T产品的临床试验,临床应用的尝试是美国企业先导的,最初FDA的监管也面临很多挑战,传统药物的监管方式在CAR-T这样的复杂技术上有很多的不适应,FDA也为美国工业界最初订立了很多晦涩的指南,但也在实践中发现标准比较模糊难以适用,后来慢慢的对企业和技术了解越来越多,就越来越灵活务实了,FDA已经积攒了非常多的经验。相信我们国家在实务上也会参考一些FDA的管理经验。其实我国在这一块研发力量很强,发展很快,国家药监局也非常积极的和产业界积极互动,交流很活跃,所以我相信一套合理高效的监管体系一定会很快的成熟,能够有效地帮助整个生物医药产业实现在国际上的弯道超车。 可以说美国已经做了那么多年了,中国起步虽然晚一点,但是发展非常快,并且由于不断的监管创新和非常大的改革力度。现在我国在开发,投资方面有很多好的苗头,昨天有新闻,国家药监局经过数年改革,宣布在不降低标准的状态下,已经把过去积压的大量新药审评都已经处理完了,说明我国的药监局非常的与时俱进,这不仅是对我们细胞疗法,而是对整个生物产业都是一个非常大的利好。


Q5、传奇的项目IND申报速度非常快,那传奇在之前做了哪些准备工作?


范晓虎:因为我们是企业,不是学术机构,一开始进行研发的时候我们的目的就很明确,就希望能够做成一个商业化推广的药物来帮助广大患者,在初期临床试验有了令人激动的结果的时候,我们预判作为药物监管的趋势是不可否认的,就已经开始参照美国的标准开展研发,在很早就开始招聘相应人才,完善生产设施,已经积累了很多经验和材料,等到国家政策明确了以后就加快了进程。在有了一定的行业影响后,我们在积极与国外大药企洽谈全球合作可能性。 并通过现在全方位的产业合作借鉴学习他们在药物生产、制造、分配、供应链、医院实施过程中的力量。所以说我们提前准备了外部合作的资源,因此我们是有信心获得所有上下游的完整资源,真正把这个好的产品向医药临床的市场上推进。


专访药明巨诺商业拓展副总裁孙文骏先生


Q1、能聊一聊对药明康德和Juno合作成立药明巨诺的优势所在吗?


孙文骏:药明巨诺是一家专注于最新细胞治疗技术领域的临床阶段的创新型生物科技公司,由药明康德集团和美国巨诺(Juno)在2016年共同创建。

 

通过充分发挥Juno公司国际领先的技术平台优势,结合药明康德集团丰富的本地市场经验、世界一流的研发生产能力,以及广泛的业务合作网络,药明巨诺已成功将巨诺公司的产品和技术平台引入中国国内。其领先CAR-T产品 JWCAR029 (针对CD-19 靶点治疗复发难治淋巴瘤和白血病)已在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CFDA)成功申报IND,并进入临床试验阶段。目前,药明巨诺已建立一个符合国际标准和质量体系的临床GMP生产设施,并组建了一支在生物医药领域富有经验的领军团队。

 

细胞治疗本身以前是作为医疗技术来管的,经历了起伏曲折的发展过程。 2017年12月,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CDE)出台文件,明确以药品的管理模式管理CART类细胞制品,这对我们这类有创新优势, 规范操作的技术团队来说是非常好的。清晰的监管政策对创新药的研发非常关键。另外中国有大量的临床需求未被满足,目前治疗的病人大都处于血液肿瘤晚期阶段,对现有治疗方案已无反应。同类国外CART产品临床效果非常出色,超过50%的病人能达到至少6个月总体缓解。药明巨诺的CAR-T产品JWCAR209已经在中国进入临床试验阶段。


Q2、融资后的资金有什么样的使用计划?


孙文骏:融资所得的资金,第一,是对现有产品继续进行临床开发,第二会拓展研发管线, 后面还有一批CAR-T类产品准备进入研发或临床; 第三想做的是建造产业化生产基地。 细胞制剂行业目前处于比较早期的阶段。区别于传统药物,CAR-T疗法用的细胞制品是"活的药物"。 CAR-T类产品生产工艺复杂,产品检测和GMP生产体系是CART产品质量的保证。因此严格符合GMP(优良制造标准)产业化生产基地可以更好的控制生产工艺和质量标准,降低成本,确保临床疗效,这也是产品商业模式成功的关键之一。


sss.png

孙文骏先生在接受采访


Q3、目前您觉得CAR-T治疗实体瘤是否会有进展?


孙文骏:实体瘤现在的总体治疗效果不及血液瘤。但是实体瘤领域,大家都在尝试各种方法进行研究, 包括CAR-T, PD-1,靶向药,传统的放化疗法,溶瘤病毒、以及联合治疗, 等。实体瘤治疗的未来方向是联合治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