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专访嘉和生物CEO周新华:抗体药市场群雄纷争,“枭雄”嘉和的厚积薄发

2017-10-10

10月27日,易企说投资俱乐部17club将于2017制药行业商务合作与发展高峰论坛现场揭幕成立!


何谓英雄?如项羽、关公,功绩名垂千古,然而项羽难逃垓下,关羽败走麦城。轰轰烈烈如流星,最终结局壮烈。这是英雄。


何谓枭雄?如刘邦、曹操。足智多谋,善于用人。时代浪潮中,独立风骚,笑到最后,这是枭雄。


“我们要做‘枭雄’,而不是做‘英雄’。”


在嘉和生物CEO周新华的办公室,周博士以这样轻松而不乏书香气息的话题作为本次专访的开场白。办公室雪白墙壁上挂满了书法,笔力遒劲,满纸云烟。身为药物研发的科学家兼管理嘉和的企业家,在本次专访前,周博士带我们介绍了他的书法作品,每一幅都有它独特的意义。“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是抗体药研发者的艰辛与豪情;“十面具备、直通八方、何时何地、完整为真。” 是周博士对嘉和生物的期许。在本次专访中,周博士与我们分享了他个人的“创业史”“用人经”,也谈到了嘉和的抗体蓝图与合作计划。


微信图片_20180828160717.png

(周新华博士的书法:《忆秦娥 娄山关》)



微信图片_20180828160734.png

(周新华博士在他的办公室)


嘉和的创立过程:心胸宽大,脚步超前


在本次专访中,周新华反复强调的一点就是“心要大”。


何谓“心大”?


胸怀宽广,不汲汲于一时之利。


2008年对周新华和嘉和而言,都是十分重要的一年。


那一年,张艺谋导演的背景奥运会开幕式让周新华深深为祖国发展的日新月异所触动。“中国的大唐盛世来了。” 周新华这样对他的朋友们感慨。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下,周新华回国加入惠生旗下的成员公司。惠生那时给了他一千万美金的研发资金。


作为一个专研抗体药的科学家,周新华专注于新药研发,对那时侯公司团队BD在意的股权与眼前利益考虑得极少。“那时,我更在意什么时候能看到研发成果。我觉得如果做不出成绩,股权都是白纸。”


于是团队集中精力,在2009年用一整年的时间,将当时认为有潜在价值的靶点抗体重磅炸弹生物类似药产品线、研发时间表完成。一共就一千万美元的研发资金,团队一共占15%股份。那时,他的抗体团队一共有35人,这笔钱数目并不多。然而,经过三年的不懈奋斗,2011年,当嘉和需要产业化基地,开始和投资人沟通时,嘉和估值已已上升至3.65个亿。依然是15%的股权,然而金额已不可同日而语。“作为一个科学家兼创业者,心胸宽大,心怀阳光是我认为十分重要的品质。当你把眼光放得长远了,你会觉得脚下的路也变得更为宽广。”


微信图片_20180828160749.png

(嘉和外景)


嘉和在生物药市场的“厚积而薄发”


将眼光放得长远后,他的步调稳健前行,引领嘉和在群雄纷争的抗体药市场上力争前沿。 “嘉和不仅是要和国内的抗体药企比,更是要和国外大药企进行同等级的竞争。”当介绍到嘉和目前的产品线时,周新华如此信心满满地表示。


微信图片_20180828160805.png

(嘉和目前的产品线。来源:嘉和官网)


目前,从1986年首个抗体药在美获批上市,一直到2017年,FDA已批准六七十个抗体药。抗体药市场在30年间急速增长至870亿美元,PD-1抗体药在中国的市场现状犹如战国群雄纷争,硝烟四起。对此,周新华强调:“抗体药研发的timing很重要,嘉和不仅是厚积薄发,而且也是‘后来者优势’。”


根据周新华的介绍,目前嘉和的仿制药中,曲妥珠Bio-better单抗,英夫利昔单抗生物类似药和贝伐单抗生物类似物临床试验目前均已进入三期临床试验,预计2019-2020年能上市。其中曲妥珠单抗原研药赫赛汀的生产商为罗氏旗下的基因泰克, 适应症为过表达 HER-2 的乳腺癌和过表达 HER-2 的转移性胃癌和转移性食管胃交界癌,2015年赫赛汀销售额为68亿美元。而我国赫赛汀的使用率还非常低,增速远大于全球水平,未来发展空间巨大。 英夫利昔单抗原研药类克是强生旗下 Centocor开发的抗 TNF-α嵌合单抗,其适应证有克罗恩氏病、溃疡性结肠炎、和甲胺喋呤联用治疗类风湿性关节炎、强直性脊椎炎、银屑病关节炎、斑块型银屑病(Ps) 等自身免疫性疾病,其峰值销售额达到过 92 亿美元。


为了解决国人用好药问题,卫生部和卫计委最近联合与国际大药企谈判,导致国际大药企的重磅炸弹抗体药物进入中国医保目录,药价降到原药的35-50%。为此嘉和生物也早已准备在先,工艺做到极致,使得生物类似药的每升产出均为10-15克,将成本至少可以降到原药的30%以下,使国人都能用上质高价廉的抗体生物药;同时也为嘉和生物的PD-1抗体的联合治疗开通道路。


嘉和的“后发优势”体现在哪里?


据周新华介绍,仿制药与原研药的竞争优势体现在工艺成本和适应症上。尽管在PD-1领域的布局稍晚一步,但是嘉和生物公司计划将PD-1药物与其它自有产品进行联合用药的开发与申报。一方面,提高药物的工艺水平,当同类药的产出率是4g/L时,嘉和做到20g/L,从而降低成本,更为适应国内消费能力;另一方面,增加药物的适应症。有了国外药企的“前车之鉴”, 嘉和便能“后发制人”。这样的优势,让嘉和的仿制药在国内市场上具有相当的竞争力。


而当谈到嘉和的创新药,靶点为白介素-6配体的杰瑞单抗注射液时,周新华的自豪之情溢于言表。他说:“我们的白介素-6配体是全球同类最好的药。一针15毫克,两个月,一个人。我这一辈子追求的就是这种抗体。”据悉,杰瑞单抗注射液共有四个适应症。除了类风湿性关节炎以外,适应症还包括CAR-T中的细胞因子风暴、以及肿瘤恶液质等。“这种药前途无量。我们会将它做成全中国、全世界同类第一的好药。”


微信图片_20180828160819.png

(周新华博士在专访中)


嘉和的 “合作共赢”与“先到先得”


回首嘉和的投资和合作过程,周新华用一句“立足长远”来形容。而当提到未来十年的规划时,周新华说,嘉和会与更多的投资人合作。


“我们要打造一个百年老店,光靠上市公司内部的资金是不够的,往前走的话,还需要和更多的投资人合作融资。”


目前,单抗药物已成为全球生物医药技术市场上利润最高的品种之一。随着PD-1/PD-L1抗体在多种实体瘤治疗中展现出振奋人心的实力,在免疫治疗的概念下,抗体产业迈入了飞速发展的时段。在这一“金矿产业”的背后,国内外制药巨头的竞争也极为激烈。其中癌症又是最活跃的一块。科技日新月异发展带来一波波生物医药创业的浪潮,往前走,嘉和未来还会推进创新药的研发和临床试验,面临更大的资金需求。“嘉和2.0,我们要集资,不能让上市公司的财务报表太难看,”周新华笑言:“我们采取的策略就和当年一样,‘先到先得’。”


据悉,嘉和未来的融资计划中,投资人投的额度是五年五个亿,投资人拥有60%的所有产品的销售权,研发团队占40%。


“我们会采取公开招标的方式。”


在周新华看来,中国生物药市场竞争日新月异,投融资的timing比微末小利更为重要。面对生物药行业中创新药企们一笔笔巨大的融资数目,周新华认为未来3-5年,国内生物药行业的趋势将是大鱼吃小鱼,快鱼吃慢鱼。狂风吹尽始到金,行业将在残酷的群雄格局混战中变得有序。


易企说投资俱乐部正是应时而建。精准聚焦生物医药、医疗健康领域的投融资社群,旨在创造一个令投资人和行业内企业家交流和合作的平台,在这里,交流连接人心,合作创造价值,定期的线上线下的活动与交流,更好地促进行业发展,市场前进。


“易企说投资俱乐部建立是一个创新。项目、人、企业在这样的交流合作中产生共赢,”周新华以这句话作为本次访谈的收尾:“对嘉和而言,抓住时机,走得长久比单纯追求融资金额巨大更为重要。谁笑到最后,谁笑得最好。”


这就是当“枭雄”不当“英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