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基石药业副总裁:医药人,都有一种坚持的韧性

2017-09-01

制药犹如“铸剑”,历经十余年的锤炼打磨,方可得一柄利器,将吞噬人类生命的“恶魔”斩杀除尽。这个过程,不仅漫长而坎坷,更是凝聚着无数人的心血和期待。


作为和时间赛跑的人,这群“铸剑者”又经历过怎样的挣扎与奋斗?本期开始,易企说将定期推出《医药领导人》专题,以独家采访的形式,倾听他们的肺腑之声。


而我们第一期迎来的嘉宾,正是国内风头正劲的生物创新企业—基石药业副总裁李景荣。


22.png

基石药业副总裁李景荣


从学术界“误打误撞”到工业界 

 

60年代出生的李景荣,是1977年恢复高考后被录取的第一批考生之一。

 

为什么学药学?父辈从医,要求他“不学医就学药”,而他自小耳濡目染病患的呻吟苦痛,总觉揪心,便选择了南京药学院(现在的中国药科大学)药学专业。

 

大学毕业后,他工作、读研,像老一辈知识分子一样漂洋过海,在纽约西奈山医学院读博后当讲师。如果不出意外,课堂将是他最终的归宿。

 

23.png

纽约西奈山医学院

 

谁知,突如其来的契机,将他半路“拐”进长岛的特殊生物技术公司。“当时,朋友公司研发胶原蛋白酶注射剂Xiaflex,临床Ⅱ期试验进行了14年,但批次之间一直误差很大,找不出问题所在,就找我帮忙”李景荣说。

 

加入该公司后,他成功将两个结构类似的胶原蛋白酶分离,按照规定比例调配配方,采取一系列措施改进工艺,不仅解决质量不稳定的问题,还促使该药顺利通过临床Ⅲ期,最终在2010年获批上市。

 

“虽然这个药最初不是我设计,但能够参与其中贡献一己之力,并见证它上市,是我作为医药人最有成就感的事”李景荣笑着说。而他的年薪,也从2万多美金一下涨到超过7万美金,要知道,那可是上世纪90年代。

 

千禧年之后,他进入罗氏担任管理首席科学家,负责并直接领导了7个项目,已成功上市五个产品。而且他还在仪器和人力未添增的情况下,将产能提高4倍获得罗氏授予的特殊贡献奖。

 

24.png

罗氏

 

但这些在李景荣看来,都不算什么:“一个药从研发到上市,需要经历相当漫长的过程,这也要求医药人自身要有一种坚持的韧性。无论哪种荣誉,都比不过药物上市带来的兴奋”。


从国外回到国内“打工” 


2011年9月,李景荣以专家身份被国内某知名药企“引进”回国。与多数海归一样,面对国内截然不同的环境,他有些“水土不服”。

 

“当时我建议老板研发以PD-1为靶点的抗癌药。但鉴于之前一个药尚未获批,不少高层反对,从而作罢。其实,默沙东2011年开始进行以PD-1为靶点的临床试验,同年罗氏也开始着手PD-L1的研发,后来获得FDA批准上市。如果我们当时迈出这一步,现在也差不多出成果了”谈起刚回国的经历,他不无遗憾。

 

看来,在这个需要时间来验证结果的领域,当初的妥协动摇,很可能成为将来的某种遗憾。

 

离开该知名药企后,李景荣加入了基石药业——一家100%海归组成高管团队的生物创新企业,去年获得1.5亿美金大手笔融资,成为业内一匹备受瞩目的“黑马”。

 

25.png


谈到为何选择基石,他说,一是考虑到制药业需要大量资金投入,基石“吸金”能力较大;二是项目较多,虽然整体来说Frist in class比较少,Fast follow比较多,但有不少联合用药,并且现阶段聚焦在肿瘤方向,未来会逐渐在此基础上拓展,定位鲜明准确;三是高层管理团队都是海归,理念目标相近。

 

基石现有的发展模式,是国家正在推崇的MAH上市持有人制度。作为研发企业,轻资产、重研发,利用和CDMO企业的合作加快成果转化,我个人很看好”李景荣提到,这种发展模式在国外所见不鲜,像罗氏、礼来等跨国大药企,都保持着和外包生产企业的合作。

 

至于大家关心的问题—1.5亿美金怎么花?他笑答:“买项目“。据了解,基石药业已经确定20多个热门项目,主要是针对免疫治疗、大分子和小分子的单药以及联合用药。除了聚焦在肿瘤用药,考虑到国内患痛风、血友病的人群众多,基石还有两个针对该适应症的药物。

 

在他看来,企业除研发生产外,更需要秉持某种悲天悯人的精神情怀。从现实需求出发,攻克人类目前无法逾越的障碍,延续一条条平凡鲜活的生命,无疑是一个有精神追求的企业最终目标。

 

26.png

基石药业坐落在苏州BioBay园区

 

如今,在医药行业走过三十多载春秋,施药救人的成就感和无药医人的无力感,他都曾体会。就像他所说:“医生有时候可以诊断一个人得什么病,但没有治疗手段就很痛苦。药物研发,永远是在发现问题之后展开”。

 

在他眼里,未来疫苗和细胞治疗会大有市场。疫苗可以从根源预防某些疾病,细胞治疗则有助改善老年痴呆症这类难以治愈的病症,“未来神经干细胞方向的研发,我觉得发展潜力很大”李景荣说。

 

27.png


在李景荣身上,你可以看到无数老一辈医药人的缩影。他们在国内接受高等教育,在国外接受先进理念熏陶,最终“落叶归根”开疆辟土,就是为更多在黑暗里迷茫、挣扎的人,带来一丝丝可触碰的希望之光。

 

五年、十年、十五年……失败了,重来;成功了,继续。在这个充满变数和未知的行业,无数医药人不忘初心坚持的,莫过于对生命的尊重。

 

而这样的他们,也值得每一个人的尊重。



 

Q & A

Q=易企说  A=李景荣

 

Q:您平时有什么爱好吗?

A:原来喜欢打打羽毛球,现在就喜欢饭后散散步。

 

Q:平时喜欢看什么类的书籍?

A:我看书很杂,说出来你可能想不到,我最近在看修真小说(一种描写主人公通过修炼达到更高境界,结合古代神魔志怪传说,兼具网络流行文化特色的小说),有些奇思妙想。比如说曾有人发表文章,认为肿瘤是一个进化状态的物质,如果突破人体承受极限,耗尽身体能量,就会导致人死亡。而修真小说里提到练功,当你修炼到一定高度,但身体强度无法承受,就会“爆掉”。我觉得这个理论相似,通过某些方法强化身体素质,增强免疫力,说不定就可以适应肿瘤在体内的发展。

 

Q:个人最近5-10年的目标?

A:基石是我“打工”的最后一站,我希望在这里做一些事情。过几年退休后,可能还是会将精力投入到工作中,做一些感兴趣的事情。我觉得人的心态不能老,现在很多七十、八十的老人行动敏捷,就是因为始终保持活力,积极地投入工作和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