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十年,支持十个中国人发明的大药在海外上市。” ——奥博亚洲资深董事总经理和创始合伙人王健的“投资经”

2017-07-31


微信图片_20180831091538.jpg

嘉宾:王健

王健博士是奥博亚洲的创始合伙人及资深董事总经理,他拥有超过二十年生物医疗健康领域的投资、创业、金融及科研经验,曾被评为中国最佳医疗健康产业投资人物TOP10。


7月25日晚,易企说团队来到奥博亚洲(OrbiMed Asia)的办公室。坐落在47层楼上,毗邻人民广场,巨大的落地窗可以俯瞰浦东外滩,夜景璀璨。王健的办公室简洁而富有现代感,墙上的白板上面写满了诸如“40%”、“2亿”之类的数字。这让人不由得联想到最近奥博的几个投资动向。5月,益方生物B轮融资1900万美元,奥博领投;刚过去的6月,再鼎医药获奥博资本领投的3000万美元的C轮融资。



“我的梦想是在未来十年中支持十个中国人发明的大药在海外上市。” 当主持人问及他朋友圈最近的这条状态时,王健给出了更为详细的解释。在为时一个多小时的线上沙龙中,王健博士与易企说的听众们分享了他二十多年从事生物医药投资的宝贵经验,也回答了听众们最关心的融资方面的话题。


限于文章篇幅,本文只选取王健博士的部分观点,想要了解更多如何获得VC的钱,请关注易企说微信公众号,在下方的菜单“沙龙”中点击“往期沙龙”,进入直播间收听完整录音。


一、 当我们提到融资时,我们最想要什么?——融资双方的考量


公司为什么要融资?许多人单纯地认为融资只是为“圈钱”,但王健认为这是非常错误的。关于融资的缘由,他提出了以下几点。


其一,融资需要提前计划和长远打算,是为了支持到下一个“增值点”。


其二,常常是为了调整股东结构。


其三,为了吸纳优质的股东资源。公司在不同时候需要的股东资源是不一样的。有些国内相当成功的公司利润很高,并不缺钱寻求融资,但他们向奥博融资,为了在香港市场或纳斯达克上市,需要在这些市场有口碑的投资人做背书。此外,也有一部分公司想趁着泡沫占便宜,所以融资。摩拜单车很火时,许多投资人追着共享类公司投资。于是许多公司趁机融资,少部分能成功,大部分就成为了行业泡沫的一分子。


最后,有时融资是为了买速度,买规模,买时间,打败竞争对手。医药行业里最著名的案例之一是药明康德。几轮融资帮助它从一家化学合成的小CRO公司,扩展成为全方位药研方面的巨头。有一家与它起初类似,也是做化学合成的公司,并不寻求融资,小富即安,到现在营业额还是一个亿左右。这也许是一种个人的选择和追求,但这家公司就无法达到药明康德的规模和层次。融资是重要的成功因素,融资能力是一种核心竞争力,也是CEO非常重要的责任。

 

投资人的目的是什么?目的之一当然是为了赚钱,但这并非唯一的缘由。影响投资人的一个很大因素是羊群效应。有些投资人自己缺乏判断,总是DD、讨论,而不做决定;但如果行业里他敬仰的投资人要投,就会跟投。因此融资企业没必要和无法做决定的投资公司耗时间,而是应专注于争取愿意主投的投资公司。有些投资人喜欢整合产业链和打造平台,因而如果能令他们相信自己可以成为他们已投资公司的产业链上下游,也是很好的说服手段。


二、 下雨后再装打车软件?——融资的时机和规模


何时融资?有些创业者等到钱花光了再融,王健认为这是非常糟糕的答案。通常情况下,融资所需时间是4-8个月,如果事到临头再融资,就会像飞机在航空母舰上起飞,但跑道不够长一样,会掉进大海。


那融资是否越早越好呢?王健同样持否定态度。一个公司如果过早开始融资,拖得时间过长,容易给市场留下“一直在融资”的坏印象,会影响他在投融资圈中的形象。


融多少钱?有的创业者认为越多越好,王健建议不要这样, 因为公司越早期,风险越大,估值越低,融资时稀释得就越厉害。“假想你在这样一个奇特的沙漠中跋涉。每走一段会遇到一个卖水的摊子,越近的摊子越贵,如果你刚走一小段就买太多瓶背在身上,会是个错误。一是重,二是喝不完浪费,最重要的是水越近越贵,所以不要过早买太多水。”


那融资是不是越少越好?不是。创业者要管理业务,不能一直在融资。因此,他建议一般融能烧至少18个月以上的钱。这个数目只是个参考,实际目标应该随着市场和企业实际情况而变动。有泡沫估值高时应该多融,遇到资本寒冬估值低时少融。


三、 投融资,一场两情相悦的“恋爱”——和谁谈?怎么谈?


企业应该和哪家投资机构谈?在王健看来,投融资如同恋爱,适不适合是关键。企业应该考虑自身的发展阶段和资金、资源需求,也应该了解投资人的特色和优缺点。对投资人所忽悠的“附加价值”,需要明辨其中水分。


另一个问题是要“聪明钱”还是“傻钱”?一般人会回答“聪明钱”,但“聪明钱”和“傻钱”的代价一般是不一样的。企业要考虑“聪明钱”是否真有实质的帮助,有时候不见得。例如,投资方号称是“聪明钱”,其实只对仿制药很懂,没投过创新药,那么所谓的“聪明钱”并不一定对研发创新药的企业有帮助,如果投资人把仿制药的那套拿来指导创新药,甚至是危险的。“聪明钱”一般估值和条款都会差一些,如何选择无法一概而论。如果估值和条款相差太远,也许应该要“傻钱”;但如果“聪明钱”能带来的价值确实非常珍贵而且不可替代,就应该要“聪明钱”。

 

怎样谈出好的价格和条款?一个特别常见的错误是“漫天要价,步步为营,使劲磨。”在王健看来,这是个非常大的错误。“因为这样硬争,很难达到效果,容易谈崩,即使谈成也有问题,你们将来要一起走很远的路,这就相当于谈恋爱时拼命折磨彼此,苦恋很久,这样即使走到一起,感情还是会有很大损失。”他建议让2-5位投资人间彼此竞争,也可以用自己不在意的东西交换自己想要但对方不在意的东西。



当提及企业与投资人的关系时,王健认为,与其说是这是坐在谈判桌两边的对手,不如说这是坐同一条船的伙伴;不是“我”和“你”,而是“我们”。因此那种绕过投资人,隐瞒公司实际情况的做法是危险的,因为容易离心离德,丧失合作必需的信任。投资人既不是朋友也不是敌人,而是合伙人,是为了共同拥有的利益而走到一起。

 

沙龙开始前,易企说主持人和王健曾聊过他“十年十药”的梦想。沙龙将近尾声时,王博士又提起了奥博亚洲的投资倾向,和他个人愿景的结合:当奥博能用自身的全球医药平台为对方带来价值时,奥博更有兴趣投资。奥博亚洲管理的私募股权基金加起来有十多亿美元,打算大约把15%投资在新药研发。“15%的钱不少,有1亿美元左右,还是能干很多事的。我个人的愿景是能在10年内支持10个中国研发的大药进入全球市场。现在已经有4个药,还需要6个,如果有这方面志同道合的朋友,很乐意跟交流一下。”这位拥有超过二十年生物医疗健康领域的投资、创业、金融及科研经验的投资界沙场“老兵”以这段话作为本次沙龙的结尾,神色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