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咖视角:表观遗传学研究获重大突破,专访高绍荣教授

2016-10-09

在不久前,同济大学高绍荣团队首次从全基因组水平上揭示了小鼠植入前胚胎发育过程中的组蛋白H3K4me3和HK27me3修饰建立过程,并发现宽的(broad)H3K4me3修饰在植入前胚胎发育过程中对基因表达调控发挥重要作用。在随后的2016中国干细胞行业高峰论坛上,高绍荣教授做了精彩发言。大会间隙,高教授接受【易企说】的采访,介绍了他们在表观遗传学研究中的重大突破,并对医学转化及合作发表了自己的看法。同时强调,在干细胞领域,最重要的是严格遵守行业规范,这样才能促进行业发展。


易企说:很高兴邀请了高老师,最近你们发表了一篇有关表观遗传的论文,希望能给行业伙伴们分享一下你们最近的进展。

高绍荣教授(以下简称高):我们是9月15日在《Nature》发了这个文章,现在国内的反应还是非常好,大家读的很多。这个文章主要是用微量细胞ChIP-seq的方法研究了早期胚胎发育的表观遗传调控的问题。从机制上讲这个工作对我们理解全能性的建立以及第一次细胞分化的表观遗传调控都很有帮助,同时大家知道现在试管婴儿的成功率还是很低的,胚胎在体外操作、培养和体内是有很大的区别。我们做的这个工作有望进一步解释体外产生的胚胎在体外培养的环境下,到底会造成哪些表观修饰的异常,对今后胚胎的发育、或是形成的胎儿、个体是不是有什么影响,我觉得这还是蛮重要的工作。同时这个工作用于干细胞也是非常有利的,因为干细胞不可能太多,特别是体内的干细胞。你不可能分出来太多,但是我们这种可以解决你少量细胞的问题。你可以做很多精细的分析。


微信图片_20180914144410.png


易企说:除了试管婴儿和干细胞这两块领域外,在其他应用领域有可期待的空间吗?

高:有。这个不仅仅是试管婴儿或是干细胞,我们这也可以用于正常发育、疾病发生的研究,这些在刚开始都没有多少细胞。像胚胎发育中不同器官组织最开始发育的时候,我们都可以用这种方法去研究。疾病发生机制的研究也可以,特别是肿瘤发生的时候。


易企说:像现在比较火热的液态活检,这方面有交叉吗?

高:它们是互补的事情,因为你现在做这种游离DNA测序,实际上是从遗传的角度。因为它有突变,我们做的这个正好是表观遗传,如果它异常也会造成问题,用表观形式做缺陷所导致的问题,比如正常的情况下,叫隔代遗传,你可以影响三代人。这些都是很有用的。表观遗传和遗传是互补的,一个是改变DNA序列,一个是没有改变,但是它的修饰变了。


易企说:这么好的前沿技术,我们希望有比较好的商业模式合作,推广到临床。你们是否有合作的考虑,希望在哪些方面进行合作?

高:这个我们已经在合作了,主要是和医院。像东方医院、上海第一妇婴保健院,我们已经合作做了很多事情,具体做什么暂时保密。


易企说:不知道您有没有看到昨天干细胞会议中的访谈,对以后政策的走向讨论的还是很热烈。以后政策的管理是从技术的角度?还是从业务的角度进行管理?您期待是往哪个方向走呢?

高:就像我今天开场白讲的,在中国无论是干细胞研发企业,还是使用干细胞的,真正很多是在医院里面用,我觉得还是要严格按照规定,千万不能做一些像前些年《Nature》发的一篇中国干细胞乱象中说的那些事。我觉得大家还是一定要规范,特别是企业人看到了干细胞的行业可能会带来很大利润,但是想赚钱的前提是要符合规范,这个我觉得是特别重要的。


易企说:尤其在还没有规范、完整出台的时候,行业里从事的这些企业也好,还是按照一定的原则和规范去做,能有效的促进行业的发展。

高:对。在医院我们做干细胞临床研究,你就不能收费,一定是要免费的,而且要有严格的对照,双盲试验,这样才能促进行业进一步的发展。


易企说:你们除了和医院合作,和技术公司合作的好像不太多,主要是因为他们没有临床的实验给到你们吗?

高:对。我们主要和医院合作,技术公司我们也在寻找,就像我今天讲的,我们发现的原始态干细胞的表面Marker,这个东西非常有开发价值。


易企说:你们也很期待有志同道合的团队出来,可以携手一起干?

高:可以,为什么不。


易企说:在干细胞整个行业基础研究到转化,到产业化,我不知道您是怎么看的?您觉得中间的链条通顺吗?

高:我觉得有问题,实际上不是很通顺。所以说这就体现了我们此次干细胞行业高峰论坛的重要性,能把做企业、技术、医院的医生请到一块,这样大家通过听基础研究的进展、企业发展的需求,到医院的应用,把大家聚集在一块,我觉得易贸医疗举办的此次会议是非常好的模式,这样才能进一步加强他们之间的联系。对今后的发展会很重要  。


易企说:我们搭建这样的平台希望能碰出火花,我觉得中间的链条沟通的原因是后期的企业人对于基础研究不是很了解?

高:我觉得这个是最主要的,现在的企业人可能很多都不是从干细胞领域里出来的,他可能从别的领域过来的。造成了他们可能觉得干细胞包治百病。所以这个可能会有些问题,要加强对自己员工的教育。


易企说:要有一个素养的提升。

高:对。


易企说:医院这块,临床医生的素养是有基础的,您觉得和他们的合作有什么问题吗?

高:这几年的合作下来,同济可能是中国做转化医学最早的,也算做的比较好的一个单位。我们刚开始进到医院里,医生们也不懂。他们是以看好病为目的,他对基础研究不是很清楚,就像一个砍柴和一个放羊的在那里谈一天,谈什么?但是通过这几年的研究做下来,合作还是挺顺利的,所以这几年我们还是互相的交流,互相的学习,我觉得蛮重要的。


易企说:在互相了解、教育过程中,他们也给您带来了临床上的运用和指导?

高:对。我们知道临床上有哪些重要的疾病,或是哪些疾病能和我们的研究方向对接起来,这个是最重要的。所以同济的前任校长裴刚院士曾经讲过,同济做基础研究的一定要经常呆在医院,和医生们真正融为一体,这样才能把转化医学做好。


易企说:对现在做研究不深的干细胞研究的前沿伙伴们说,您会有什么建议?

高:这要看你的兴趣,有的比较喜欢多能干细胞,有的喜欢神经干细胞。大家还是要紧跟前沿,千万不能我做了一个东西,大家10年前就发表了。还是要读文献,要知道这个领域的发展、趋势,对从事基础研究的要有创新精神。怎么创新?你必须了解这个领域已经发展到哪步了?


易企说:在合作上会给什么建议呢?

高:一定要找到好的合作者,无论是医院、企业、基础研究者,大家一定要志同道合,你找到好的合作伙伴才能把事业做好、做大。


易企说:好的。我们希望不仅能看到高老师将来不断地能发表一些新的成果,和东方医院合作发展的推进也越来越快。我们也希望能看到真正能带来治疗、应用上的东西。也谢谢您支持我们的活动。